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流莲的博客

努力做个纯粹汉人,用真诚书写汉服人生

 
 
 

日志

 
 

现代汉服体系的理论基础系列空谈之十四 为什么汉服会消亡?  

2018-03-21 13:37:40|  分类: 汉服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博受作者砖家的委托在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发表关于现代汉服体系构建的系列空谈文章,欢迎广大同袍、汉家族人搬砖 、拍砖 、献计献策,共同为构建现代汉服体系努力。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

汉流莲

系列空谈之十四

为什么汉服会消亡?

作者:砖家

   特别提请玻璃心的读者注意,本文所称的“满清政权”是特指中国历史上客观存在的一个政权,与今天“满族”这个民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请勿对号入座。

  砖家在前文一直在强调要从本质出发,继承文化基因,适应现代生活自然演化。那么汉服的“文化基因”是什么?在谈这个问题之前,先谈一谈汉服第一次大规模中断传承的历史。大家对这段历史感兴趣,可以百度关键词“剃发易服”,本文不再详述。

  古今中外消亡和中断的文化不可计数,却鲜少有能重新复活、复兴的。凡是是能够重新复兴的文化,无不是扎根于深厚的文化土壤。在谈汉服的文化基因之前,不如先从历史谈谈为什么满清政权等异族统治者那么恐惧汉服为代表的汉文化?非要灭之而后快?

  砖家读史时一直非常好奇,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体现着一个文明的精神和内涵,为什么满清政权偏偏要对服饰下达“剃发易服”的政令,并且不惜暴力手段强制推行?为什么不禁止所有菜系的做法?为什么不拆了紫禁城,换成小木屋?为什么不禁绝马车、船只,统统只能骑马或走路?

  其实很多人不太清楚,满清政权不仅仅对汉服感到恐惧,对汉语、汉字也同样戒备。不仅要求旗人学习满语,还要求满语、文为主,汉语、文为辅。比如现在去故宫仔细看看宫殿的匾额,从右到左,为满文、汉文,古代书写从右到左,所以是满文为先(正文)、汉文为后(翻译)。满清政权的祭天文都是用满文书写,也许祭的是他们自己的“天”。从这个层面来讲,砖家猜测,满清政权或许不是不想全面替换、删除掉汉文化,只是当时的的确确没有办法彻底毁灭汉文明。

  在古今中外,征服者对被征服者实行文化灭绝政策的并不鲜见。单从语言文字来讲,远的有希伯来口语、古埃及文、美洲玛雅文字等;近的有普法战争时期普鲁士禁教法语,是的,我们学过的课文《最后一课》就是这个背景;还有近代日本占领东三省后,强令推行日语、日文(特别提请玻璃心的读者注意,本文谈的是历史,请勿上纲上线)。

按说,既然对方已经俯首称臣,那么何必还要费尽心血地禁绝对方的固有文化呢?龚自珍曰:“欲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可谓深刻至极。当年满清政权处心积虑、从头到尾一以贯之的文化灭绝和高压政策,实际上也从一个侧面维持了异族200多年的稳定统治。

现在谈历史是为了往前看,很多玻璃心网友会下意识地认为倡导汉服会引起民族矛盾,实际上是因果颠倒。“鸠占鹊巢”能够叫做“民族融合”?“数典忘祖”能够带来互相尊重?呃……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持此论者的玻璃心先生和小姐们,你们不觉得自己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也有大量萌萌的新人不以为然:我只是觉得汉服漂亮,才穿一穿、拍一拍照片而已,何必谈这些沉重的、血腥的历史呢?再谈下去,我就退坑了。

如果仅仅是“玩”,那跟小时候披着床单扮演白娘子有什么区别?作为古装、演出戏服、影视服装、艺术道具、影楼装……都一直存在的啊!可是,它们通通都不是汉服,而是有其形无其实的汉服遗骸。如果仅仅是“玩”,认为只是一件漂亮衣服,随时可以穿上,也随时可以抛弃,那么奉劝这样的人,趁早不要借由“汉服”的旗号满足自己标新立异的表演欲,随便你们叫什么都可以,请千万不要叫“汉服”。

极为讽刺的是,明明汉服才是真正的、当之无愧的民族传统服饰,当今社会上却有相当一大批人死死地抱着“传统”的旗袍、马褂不撒手,看来他们心中的“辫子”还没剪掉啊。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